Archive

Archive for the ‘美国西南行’ Category

之十:神奇的波浪谷(The Wave)

2013/12/24 Leave a comment

The Wave (波浪谷),位于Utah和Arizona的交界处的 Paria Canyon-Vermilion Cliffs Wilderness .层叠起伏的山坡、变幻的色彩和优美的曲线,大自然和时间的鬼斧神工在这里彰显无遗。

去波浪谷的难点是取得进入波浪谷的许可证(permit),每天只有20个名额,其中10人可以提前四个月通过在网上注册抽签的方法得到,另外10人在进入波浪谷的前一天去位于Kanab 的BLM办公室抽签获取。如何获取许可证的详情可以参看下面的网址:

http://www.blm.gov/az/st/en/arolrsmain/paria/coyote_buttes/permits.html

每天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十人/近百人在现场参加抽签,但幸运的只有10人,有的在那里苦等几天只能失望离去,来年再来。还有的group中签后因只有1个或2个名额,那么大家要做出割舍;还有的夫妇只有一个permit非常难的决定。工作人员还讲到,有一天清晨9点过两分,递交申请表的时间过了,要开始抽签,这时一对夫妻满头大汗的跑进来,要求递交表格参加抽签,按照规则9点钟后就不再接受申请了,这对夫妻因路上汽车爆胎,耽误了时间,一路飞车赶来,还是晚了2分钟,恳请大家给他们一个机会,当时在场的数十人一致同意他们参加抽签,岂料他们居然第一个被抽中,他们告诉工作人员车里还有4个孩子,这样这家人一下子就占了6个名额,当时大家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

话说22日我们在BLM办公室参加 The Wave 抽签未中。23日清晨,我们在 Coral Pink Sand Dunes State Park 拍过日出后匆匆赶到BLM办公室再次现场申请抽签(每个申请表可以连续三天参加抽签)。当时现场已有数十人递交了申请,我告诉工作人员我们昨天递交的申请表编号是#7,她从一叠纸中找出我们的表格,按交表的先后顺序重新编号,今天我们的编号是#23。屋里坐满了人,后边没座位的只好站着了,听工作人员讲解操作程序和规则,9点钟整,工作人员按编号点名,共31份申请69人,然后将写有申请表号码的小球逐一放入摇号器里,然后摇动手柄,白色的小球在里边跳动着,一个小球滑了出来,工作人员拿起小球:number 23, 哇塞,我们居然第一个中签,太幸运了,这是个难忘的日子,10月23日,23号球!

24日清晨,我们进入波浪谷的Trailhead叫 Wire Pass,带着BLM办公室发的图文并茂的指南出发了。The Wave,真是一片神奇的地方,有着独一无二的地貌,虽然以前在网上看到过无数的照片,但当亲临这里看到眼前的景色时还是震惊了,在峡谷的夹缝中有这么一片景观。

The Wave is challenging to find. In an effort to maintain the natural integrity of the region, there is no formal trail to The Wave.

波浪谷展示的是由数百万年的风、水和时间雕琢砂岩而成的奇妙世界。

 

 

 

我们爬到山顶,登高远眺:

Cyottes Butes South:

从 the wave 那里往南数十米的地方,有个小的水潭,也许是暴雨过后积留的雨水,这个小天池里,有不同的tadpoles and fairy shrimp 游动:

Advertisements

之九: 探寻Paria River

2013/12/24 Leave a comment

Paria means “muddy water” in the Paiute Indian language,那里的河水很浑浊. 沿 Paria River 有条长39 英里的backpacking/hiking线路,没有trail 标记,沿着Paria river 河床行走,北端White House trailhead靠近 The BLM Paria Canyon Rangers Station, 89号公路21/22 mile 标记处附近,南端在Lee’s Ferry on Colorado River.

这条trail 是行走在Paria河谷里,周边是红褐色的岩石,脚下是粘脚的烂泥和干枯的河床。在出行前我们已做好了要趟水的准备,在MEC购置了Neo paddling socks,这种袜子虽然不防水,但在冰凉的河水中可以起保暖的作用。10月份,天气比较干旱,有的地段河床干裂,有的地方水深过膝,我们只走了靠近北端的一小段,往返13公里,途中遇到几批从南往北走的backpacker,其中一位还在大背包上挂着一个大轮胎,以防不测的洪水。

The Windows on the Paria:

如果有机会在backpacking 一定会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之八:Coral Pink Sand Dunes State Park

2013/12/13 Leave a comment

之八:粉色珊瑚沙丘 Coral Pink Sand Dunes State Park

这一天是10月23日,是我们在Kanab 的第二天。前一天的清晨,我们早早的来到 BLM办公室现场申请抽签The Wave 的许可证,可惜未中签,于是去了羚羊谷。那么今天我们还要去BLM办公室继续碰运气,抽签The Wave lottery,我们要在九点前进入办公室递交申请表,九点整抽签,所以今天的晨拍不能去太远的地方,仔细研究了地图和周边的环境,决定抽空走一趟Coral Pink Sand Dunes State Park。

这片沙丘公园位于Kanab镇西边35公里处,由于地势是盆地,周围山中红色石头风化腐蚀后形成的沙子被吹到这里沉积下来,就形成了这一片的沙丘。从地理位置上,这个沙丘公园夹在几个著名的国家公园中间,好像很不起眼,但它依然很美丽。

日出时间是7:46,我们7:20到达这里,背上相机包三脚架,爬上一个高岗,红色砂石岩壁下绵延着一个狭长的、望不到边际的、橙红色沙漠,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一抹优美的曲线。

 

远处看似很小的沙丘,待我们走到它的脚下,它竟变得高大起来,要花一段时间才能爬上去,真的是走一步,退半步,缓缓地爬着沙丘,不时地抬头向远处眺望,置身于奇景之中。。。

 

之七:魔幻的羚羊谷(Antelope Canyon)

2013/12/11 Leave a comment

之七:魔幻的羚羊谷(Antelope Canyon)

在我们将要离开Canyonlands NP 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时,才发现在大峡谷的惊喜、背包徒步后竟然忘记了去羚羊谷和 the wave, 而是一路开车北上直奔了Canyonlands。那么下一站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前行,去Capitol Reef NP 和Zion NP, 另一个选择是掉头沿191号公路返回去羚羊谷,the Wave 和 Zion. 虽然当时对能否拿到WAVE的permit 也没把握,但又不想放弃,最后决定原路返回到Page 和 Kanab.

羚羊谷(Antelope Canyon)位于Arizona北部的,靠近Page 城,是世界上著名的狭缝型峡谷之一,其诡异的形状是砂岩经过百万年的暴洪和风沙侵蚀所形成,该地在季风季节里常出现暴洪流入峡谷中,由于突然暴增的雨量,造成洪水的流速相当快,加上狭窄的通道,侵蚀力相当大,形成了羚羊峡谷底部的走廊,以及谷壁上坚硬光滑、如同流水般的边缘。

羚羊谷是印地安Navajo Nation的属地,也是印地安人经营的旅游景点,在地形上分为两个独立的部分:上羚羊峽谷(Upper Antelope Canyon)和下羚羊谷(Lower Antelope Canyon)。想要进入上羚羊峡谷,所有的游客都必须搭乘保护区的四轮敞篷机动车,由于游人众多,想要拍到一束日光射入和无人的景观,需要有足够的耐心。而下羚羊峡谷位于98号公路的北侧,谷地变化较多且长,进入的难度相对于上羚羊谷有些难度,因而游人明显少,所以我们选择了下羚羊谷的”摄影自由行”(Photo Pass),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下羚羊谷入口仅有一人宽,与地面同高,远看无法辨识。进入后急降约50米,需要爬金属楼梯深入地底,总长非常的长,一般游客只被允许走到中途点。虽说这里的游人相对较少,但我们到达谷底正准备拍照时,不断有导游带团进入,在狭窄的谷底简直转不开身,其中的一个日本的旅游团有近50人,我们只得耐心等待没人经过的时候按几下快门。要注意的是,在这里摄影,尽量不要换镜头,那些细微的尘沙会进入到相机、镜头中,清理是非常的麻烦。

 

 

之六:The Arches National Park

2013/12/09 Leave a comment

在犹他州的五个国家公园里,最著名的要数Arches National Park了,公园内的Delicate Arch 是犹他州的标志性景观,犹他州的汽车车牌就是以此为背景。
公园里的每一座Arch 都是大自然的奇迹,举世无双。下午5点半,我们到达Delicate Arch停车场,从这里出发,沿着山路走1.5 miles 便可走到Delicate Arch旁。我们计算着日落的时间,一路爬坡疾行,绕过一片 岩石,眼前豁然开朗,Delicate Arch呈现在眼前,人们如同坐在一个剧场中,个个都用镜头瞄准了同一个方向,欣赏着神奇的石拱,偶尔有一、两位游人走到arch 下,在众人善意的嘘声中留影到此一游。

在夕阳的映照下,Delicate Arch 就这么孑然遗世地屹立着,一侧是刀削似的悬崖峭壁,而另一边是深邃的峡谷:

太阳下山了,一轮明月挂在天空:

我们也匆匆下山离开公园寻找住处。
第二天清晨,我们再次进入 Arches National Park,这次要转一转”Devils Garden”. 当我们来到Landscape Arch时,异常安静,与昨晚热闹的Delicate Arch 截然不同,居然空无一人,难道我们是第一批到此的游客?
红光映在石拱上:

Double O Arch:

Navajo Arch:

要离开这里了,在 Landscape Arch 到此一游留念:

 

之五:Canyonlands (Islands in the Sky)

2013/12/08 Leave a comment

之五:荒芜大地景观 – 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 (Islands in the Sky)

位于Canyonlands 北部的 Islands in the Sky 景观与 the Needles 相比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如果说在 the Needles,你可以沿trail 徒步到谷底, 那里是一整片竖直的红白相间的岩石,各种地貌奇观像石碑像针尖, 整齐的排列等待着检阅。而Islands in the Sky感觉更空旷、荒野,公园里的浏览公路非常平坦,开车到各个景点,其凸出的地形可俯视深邃的峡谷,辽阔的原野,远处暗红的山峦和更远处白雪皑皑的群山,由于交通便利,这里的游人明显比the Needles多。

行前我们在 Dead Horse State Park 预订了营地,在Moab 镇补充了食物后就在Dead Horse 州公园扎营,把这里作为我们这几天的根据地,每天往返于Dead Horse & Islands in the Sky.  其实 Dead Horse 与Islands in the Sky处在同一峡谷地带,中间被一片Big Flat 分隔开来。
Dead Horse Point  也是犹他州观看科罗拉多大峡谷最壮观的地点之一,在这里看日出、日落很美,太阳从峡谷的左侧升起,可以看到脚下一望无际的峡谷被阳光一点点照亮;傍晚时分,橙色的光影洒在空旷峡谷之间,很是壮观。

图中的那条浅色的线路可以使用4×4越野车或山地车穿行于谷地:

在 Islands in the Sky,观景点大都是在高处的台地,周边是漫延至天际气势磅礴的一层层的台地,沟壑纵横,像是在广阔的平原上蚀刻出的各种几何图层,又有点像铜版画:

在Grand View Point附近的Mesa Arch 是观赏日出的绝佳景地,早晨6点过当我们带着头灯来到这个三面皆是悬崖的Mesa突出点后,看到数位摄影者及他们的三脚架横列一排竖在那里,简直没有我们的插足之地,无奈只得返回trailhead,驱车南行在Grand View Point 路边看到壮观的日出晨光:

在这片高原沙漠偶儿看到一些低矮的树,在那贫瘠、干旱的土壤里挣扎着,顽强地生存:

 

纵横交错的越野探险车道,带上露营的装备,在谷底一路颠簸摇摆后安营扎寨,不知是啥体验:

第二天重返Mesa Aech 拍日出,5:25起来后摸着黑用20分钟收拾物品、拔营,撤离Dead Horse 营地,赶往Mesa Trail.
Mesa Arch 是公园里中最具标志性景观之一,太阳从拱门中间缓缓升起,露出第一道曙光,温暖的阳光洒向拱门,照映在這亿万年的的峽谷地层:

 

 

之四:Canyonlands (the Needles)

2013/12/07 Leave a comment

之四:荒芜大地景观 – Canyonlands (the Needles)

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 位于犹他州的Moab 附近,占地1366平方公里,被Colorado River & Green River及其支流侵蚀成数不清的峡谷、台地、及孤峰等地形,形成了一片规模巨大、色彩鲜明的荒野风光,因峰峦奇特、怪石嶙峋而著称于世。公园分为三部分:
东南部的“针尖区”(the Needles District)
北部的“空中岛屿”(Islands in the Sky)
西面的“迷宫”(Maze District)

从下边的图可以看到,在公园的这三部分之间是没有相连的道路桥梁,因而并不相通。要游览各区域,需要转道公园外借助外面的公路再折进去游玩。西部的Maze District根本没有公路,非4×4的越野车不可,而北部的Islands in the Sky部分,公路基本覆盖了园内的大部分区域,许多浏览景点都可以开车到达,当然也有几条不错的trail,但都比较短距离的,如果开车到此一游倒是不错的选择。

The Needles District 离Moab 城较远(70 miles),最好是在公园里camping,近距离的寻探这奇妙无比的景观。

我们离开Monument Valley 后沿191号公路直奔Canyonlands NP 的Needles District. 虽然国家公园重新开放才几天,但我们在下午到达这里时已经没有空余的营地,幸运的是在公园门口外有个私人管理的campground – Needles Outpost campground, 女主人非常友好、助人,而且这个营地有淋浴间,gas station 等设施,从这里到公园的visitor centre 及几个景点都比较方便。

天刚蒙蒙亮我们赶到 Elephant Hill trailhead 迎接曙光:

 

The Needles District 这里trail 纵横交错,尤其是Chesler Park trail 的景观令人惊叹:

 

The Needles:





之三:Monument Valley

2013/12/04 Leave a comment

Monument Valley Navajo Tribal Park 及周边的大片区域位于Utah & Arizona 交界处,属于印第安Navajo保留地,我们离开大峡谷Watchtower后驱车沿98号公路东行转入163号公路到达这里。
这一片是由砂岩形成的巨型孤峰群区域,广阔无垠的荒漠上突起的红色孤峰令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之力。
接近傍晚,在163号公路旁停车眺望着耸立的奇石:

 

夕阳红光映在耸立的石峰:

 

第二天清晨,早早的来到园内的观景台,静候着朝阳升起的瞬间:

 

在园内的The View Hotel里的餐厅早饭后,我们驱车往山坡上玩儿一下越野,开着车在这些奇峰异石间转来转去。在寂静的西部戈壁上这群耸立的奇石确实令人感到震撼和自然之美:

 

大家还记得电影”Forrest Gump” (阿甘正传)吧,阿甘翻山越领, 最后跑到HWY163那停住脚,决定回家:

之二:Bright Angel trail

2013/11/29 Leave a comment

之二:R2B (Bright Angel trail)

几个户外论坛里很多朋友走过R2R, 还有跑R2R2R的,因我们没能提前预订到Bright Angel的营地,所以只能凭运气,靠walk-in permit的机会了。第二天上午拍过日出后,我们直接去backcountry office, 幸运降临,我们轻而易举的得到了Bright Angel camping permit.

从南岸backpacking 到谷底的Bright Angel campground, 最好的选择是从South Kaibab trail下到谷底,然后从Bright Angel trail上去返回,全长26公里,分两天完成,在Bright Angel营地停留一晚,当然也可以在Indian Garden多呆一晚,分三天往返。
从Kaibab 到谷底下降4820 feet, 沿途几乎没有树荫,也没有补水的地方,但风景绝对漂亮。
从Bright Angel营地上到 trail head稍缓一些,但也有4400 feet爬升, 15.3km,沿途有三处地方可以补水。

我们拿到camping permit 后,先到Canyon Cafe 吃早餐,然后拔营,坐shuttle bus到Kaibab,当背起背包启程时已经11点钟了。
一路走一路拍照:

我的背包:

F-Stop Loka 37L backpack,内装相机和三个镜头、滤镜,还有睡袋、睡垫、外衣、食品、cookware,外挂三脚架+帐篷,这个背包我最喜欢的是它的背负系统,非常舒服,而且里边底部有个内胆用来装相机镜头,是从底部后背拿取相机,非常方便:

from the South Kaibab trail (1) hiked down to the Bright Angel campground (6) then back up to trailhead (12):

大峡谷色彩斑斓、峭壁险峻

谷底的Bright Angel campground,营地的设施、环境非常好,在天气炎热的夏天可以在河水中嬉戏,纳凉,卫生间里还有电源,可以为手机、相机充电:

营地周边的景色:

夕阳映照下的 Bridge & Colorado River:

第三天,从营地返回 Bright Angel trailhead,开始的一段还比较平缓,靠近河边,松软的沙土,我们还在The River Trail那里休息乘凉,河水冰凉清澈。但后边的一段路走的很辛苦,连续的爬坡,一路几乎没有拍片。上到 trailhead顶端已经快5点半了。

光与影编织的旅途之一(美国西南行)

2013/11/25 Leave a comment

之一:大峡谷

10月中下旬用15天的时间浏览了美国西南的Utah & Arizona的几个国家公园和州立公园:Grand Canyon, Monument Valley, Canyonlands NP (Needles & Island in the Sky), Arches, Lower Antelope Canyon, Zion NP,  Paria Cayon/River and The Wave  (yes, we won the lotto).

10月1日美国联邦政府正式停摆,国家公园及设施关闭,得知消息后,不免有些遗憾,心中也曾有过犹豫,但机票早已订好,车也租了,所以行程的准备一刻也没有停息,在网上查了不少州立公园和当地的信息,草拟了备选方案,但也无法确定每一处的行程。就在出发的前一天的早晨(周五)我还和朋友们开玩笑说,这次出行真的是流浪了,走到哪算到哪。但是周五下午就有了个小惊喜,得知Utah州政府出资五个国家公园将在周六重新开放,心里真的高兴,借北美户外论坛Jerry 兄的吉言,”u might have better chance to win the lotto since less people are there. 2 wrongs make a right”.

周六(10月12日)清晨,我们登上了飞往Las Vegas 的飞机。在Vegas 机场等待取行李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位朋友的e-mail, 告知Arizona 州政府也跟进了,维持大峡谷开放七天,游客12日即可重返这个旅游胜地。哇,太棒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在Fox Car Rental 那里取了提前预订的SUV,到Costco 买了食品、饮水,又赶到REI买了地图和气罐后就直奔大峡谷South Rim.

4个多小时的漫漫长路,中途没有停歇,期望早点到达得到营地,晚上8点多钟到达Mather campground,虽然Ranger Station空无一人,但在窗口贴出了营地的信息,果然不出所料,居然还有10多个营地的位置,我们拿了一个号码,按照指示图找到了我们的营地,安营扎寨。黑色弥漫了四周,感到阵阵寒意,想着明天要早早起来拍日出,在瑟瑟秋风中入睡了。

第二天早晨,计划5点起来然后到Lipan Point 拍日出的晨光,日出是6:34, 但是算错了时差,4点钟闹铃响后就起来了,驱车40分钟赶到Lipan Point停车场,四周一片漆黑,我们坐在车里,期盼着那一道曙光的到来。在后来的13天里,每天早起拍日出、傍晚拍晚霞成了我们的保留节目,大都是5点来钟起来最晚6点,每天等待着东边的天空睁开眼睛,曙光绽放的时刻,欣赏着每天不一样的日出、日落,这份美丽带给我们一天的愉悦。

清晨静悄悄的大峡谷,安静祥和:

 

%d bloggers like this: